一扫赵宋以来谈艺家辗转稗贩之说;求其朔,盖以乾嘉间诸儒推究经史之法
2015-01-30

加载中

自庚申以徂甲子,公侠发一噱。”聆者靡不欣然而意会之。课余取阅先生之著述以覆按其语,冀有以登堂入室也。窃以为先生善辨魏晋迄于有唐一代诗歌之声色,复孳孳乎考镜佛教东渐之源流,俾文心与夫道术得以会通,一扫赵宋以来谈艺家辗转稗贩之说;求其朔,盖以乾嘉间诸儒推究经史之法,施诸集部以及内典,覃思妙旨,胜义络驿。唯先生不轻操觚,遂令平日兴到之会心语随风抛掷,殊足惋惜! 先生为人略无崖异。凡弟子有所请益,必磬其腹笥以告之,且不强人就己,而奖勖为之袪魅破惑也。 侧闻先生方告退休,因羡先生刊落俗谛之桎梏,而得以肥遁书城,悠游林面设计 展示展览设计 商铺设计 珠宝柜设计 装修设计 展厅设计 SI设计专家 美容美发店设计 服装店设计 建筑外观效果图 舞厅KTV 设计 酒吧设计 茶楼设计 餐厅设计 办公室设计 上海浩书设计 上海专卖店设计 上海展厅设计 上海展览设计 上海SI设计 上海店面设计下,真滋甚。学生卒业之前,例缴论文。其时,公侠拟效慕先生通论唐音佛学之途辙,析常州词派隐袭《公羊》家法一义,即以就询。先生指陈之余,更嘉许曰:“夫经学之于诗文,同源而异流也。今日文学史家极言篇什之妍媸,罔知经义之底蕴,是所谓不揣其本而齐其末,安能洞悉款要哉?予读书得间,思存及此,诚有识也。然其探赜索隐之难恐尤愈乎佛之于诗也。”公侠心知其为过情之誉,然亟感先生眷爱之深也。 公侠家贫,愿早食力,故未应研究生之试,即作旋里之计。临行时,先生执余手而谕之曰:“吾学固尚未底于大成也,然亦不乏心得。吾思以金针度人者久矣。子今且去,吾姑举一言以为赠别,子谨记取!……治学之正法眼藏为‘善疑’,而非‘决疑’。吾见世人读书犹未竟卷,便欲立论以为定谳,何其妄哉!子其规避之。”公侠唯唯,然然。厥后公侠于佣赁之暇,浏览群籍,恒以斯语为津梁。廿载以还,虽颇伤于芜漫而无所创获,然自忖似犹胜于耳食之徒,此无他,端赖师教文学之事于复旦大学中文系,于诸名师中得奉教于陈允吉先生矣。先生时值中岁,踔厉风发,议论精彩,而庄谐并举,每有解颐之语,同砚诸君咸乐与闻焉。忆在壬戌之年,先生以七日为期,为吾侪讲授“佛学研究”。一日,先生有言:“今者国人动辄以‘大’字、‘广’字之类张皇门前,盖亦释氏流风之所及也。吾尝见一小肆,但一屋、二三座而已,以鬻汤圆自给,乃题其额曰‘广大汤团店’,堪可赋归去来之辞矣。白头弟子有幸,当共先生常盘桓,赏奇文,析疑义之间,先生其抑许传心印欤?甲申秋仲朔日,常州承公侠中允甫谨记。

暂无评论!
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。
新闻动态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13162602428
  • 13162602428